MAP RSS

木蛋儿叔 狗儿 果树林

欢迎访问51句子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木蛋儿叔 狗儿 果树林

时间: 2016-12-30 阅读: 次 来源:51华文网
作者:
木蛋儿叔 狗儿 果树林-请记住51华文网:www.huawen51.com
    在那伏牛山深处一个小小的缝隙里,有我木蛋儿叔的坟墓,也有狗儿小黄的小坟,还有木蛋儿叔亲手培育起来的果树林—这一切,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一一那里,埋藏着我童年的梦。
 
    木蛋儿叔没娶过媳妇。从我记事起,他就是我们家的一员。大集体时候,他是队里唯一的羊馆。每天天不亮,木蛋儿叔就赶着羊群上山了。他老是背着他那把大撅头,挎个爬满补丁的黄帆布包,身后跟着他心爱的狗儿小黄。回来的时候,那挎包就装满了山药材或野果。我在能品尝到野味的季节里,常常望眼欲穿地巴望木蛋儿叔的回归。木蛋儿叔回到家,我总爱爬上他宽大结实的肩膀,拽他那黄色的胡须。这时,木蛋儿叔的眼睛就眯成两条线,嘴咧得老大,露出那两排大黄牙。不用你要,他就把包里的收获一股脑儿送给你。在我津津有味地吃着这些野果时,他会很生动地给我讲一番他在山上的见闻,什么野兔呀,花鹿呀,野鸡呀,有时还描述一段小黄撵小花鹿的趣事,勾引得我神不守舍。
 
    终于有一回,木蛋儿叔答应我跟他上山。那是春天,木蛋儿叔在院边的梨树上、桃树上折了不少枝条,连同一把锋利的刀子装进他的包里。我问他装那干啥,他说到山上你就明白了。到了山上,他在一些锯好的小树桩前停下。小黄跟在羊群后边,一直把羊赶到一片坡地上,它像个卫士一样蹲在一块大青石上。
    木蛋儿叔用刀子把树桩劈开一条缝,然后把带来的果树枝条削好,插进树桩里,再用绳子紧紧地捆好,挖一把泥糊在上面。我问弄这个干啥,他笑笑说,你长大了来这里就能吃上梨和桃子了。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时候狗儿小黄发现几只羊走散了群,便奋力追撵,等到一只只都回了群,它才又蹲在那块大石头上。
    后来,只要天气好,几乎每次都跟着木蛋儿叔上山。小黄总是非常尽职尽责地看护羊群。
 
    第二年春天,我上学了。木蛋儿叔让狗儿小黄承担起护送我走五六里山路上学的任务。清晨,天上的星星还在不住地眨眼,我和小黄便走在通往学校那蜿蜒的小路上了。小黄总是走在前头,如果时候有些晚了,它就跑在前边。当它回头发现我落下一大段时,它就返回来,绕到我身后,用头抵着我的腿,我知道它是在催促我。有一回天还不亮,小黄在前边走,它突然停下,用头顶着我不让我走。当我停下时,它汪汪直叫,“呼”地向前扑去。这时我隐约看到一只个头比它大的聋拉着尾巴的老狼被它这凶猛的举动吓得拔腿就跑。它一直把老狼赶到对面的山梁上。过了一会儿,小黄回到我身边,亲昵地用鼻子在我身上嗅着,然后用嘴叼着我的裤管往前拉。
 
    初夏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里,发现父母的眼又红又肿,脸色阴沉,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小黄跑过来拉着我的裤脚,一直把我拉到木蛋儿叔的卧室。我被眼前的一切凉呆了:木蛋儿叔额上用浸满了血渍的白布包裹着,躺在一扇门板上,身子下的裤子已经被血浸透。我一下子扑倒在木蛋儿叔的身边,大声地哭起来。木蛋儿叔的眼珠动了几下,脸上露出惨然的微笑,嘴唇抽动着。他缓缓地挪动着那只沾满血迹的大手,等他从枕套里摸出一个小油纸包时,他颤抖地捧着看了许久,然后把那个小包塞我手里,断断断续续地说:“娃,拿……拿去……上……学……”。我打开油纸,里边是一层红布;打开红布,又是一层白布;打开白布,露出了两张揉得皱皱巴巴的伍元人民币。捧着这个小包,大颗大颗的泪水“巴嗒……巴嗒……”地打在他粗糙的大手上。夜里,木蛋儿叔就离开了我们。他被埋在他亲手嫁接的那片果树林里。
 
    木蛋儿叔“五七”那天,小黄照例把我送到学校,就白己回家了、当我放学回到家时,小黄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看到我,眼睛直流泪。它猛扑过来,亲昵地抱着我的脚。我发现小黄的身子抖得厉害,它张开扯着粘液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气。妈妈从屋里出来,端着碗,里面盛着青绿色的液体。妈妈说那是仙人掌水,可以解毒。我问小黄怎么了,妈妈说:“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不知半路上吃了啥东西,可能中毒了。”
 
    我一勺一勺地为小黄灌药,默默地流泪。傍晚时分,它突然又蹦又跳,用爪子把地面抓出深深的痕迹,它抱着我的腿,很难听地叫着,原来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吓人地看着我。不一会儿,它就躺在我脚边死去了。在血红的夕阳余晖里,我把小黄埋藏在木蛋儿叔的坟边,并为它插上了飘着白纸条的小树枝……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木蛋儿叔和狗儿小黄长眠的那片山坡上,已经长起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果树林,我们家承包了这片果林,梨子、桃子,年年丰收,为我家换得了殷实和甜蜜。每次来这里,都勾起我对如诗如画如烟如梦的童年的回忆……
 
生活随笔

因为故乡靠近太湖,思念便被太湖的水一直温润潮湿着,缠绕成了一团厚实的茧。它可以抽出千万缕的情丝,直到织成一张足以覆罩整个人生的绵柔且细密的网。而那吐丝成茧的蛹,应该就是我的少小离家却始终搏动着的那...[阅读全文]

我特别喜欢它,它虽然浑身是刺,不如杏花那样风韵天成,不如桃花那样妖冶艳美,不如牡丹那样冠群绝芳,不如石榴那样色红似火,不如荷花那样高洁,不如海棠那样娇艳超凡,不如桂花那样十里飘香,不如菊花那样千姿百态,不如水...[阅读全文]

51299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51日记网)[ 投稿指南 ]
查看所有评论

深度阅读